• 新闻资讯
  • 资质荣誉
  • 快速导般
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中电投)位列中国声名显赫的五大发电集团,也是中国仅有的三家核电站运营牌照的持有者之一。察不过,现在这家公司的核电业务正经历艰难时刻。

  2007年获得国内第三张核电项目运营牌照之后,中电投曾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核电发展计划,但现在发展未及预期。

  原因之一是福岛核事故的影响。中电投曾对内陆核电寄予厚望,但彭泽核电项目因福岛核事故陷入停滞,至今未有重启时间表;今年上半年广西白龙核电项目也卷入了邻避运动中;正在建设中的山东海阳核电一期工程,受困于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关键设备制造延期,工程拖期至少两年。

  福岛核事故更为深刻的影响,是中国核电的监管者对安全更加重视,与专注电站投资的大型发电集团相比,拥有从设计到运营全产业链的传统核电央企得到了更多机会。

  虽贵为五大发电集团,但作为核电行业的新进入者,中电投在核电领域的影响力不及两大老牌核电央企: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下称中核集团)与中国广核集团公司(下称中广核)。

  成立于2002年底的中电投,继承了原国家电力公司全部的核电资产,在成立之初即拥有权益装机135万千瓦,占彼时核电装机的10%。

  在电力市场上,核电属于稳定优质资产。为争夺项目,核电央企之间暗战不断,新进入者难免遭到排挤。中国核电业特殊的竞争生态和行业准入门槛,是中电投近年来核电项目屡屡受挫的重要因素。

  在美、法、日等核电强国中,大型综合能源集团均是核电业的主角,例如杜克能源和法电集团等。但在中国,缺乏核电设计和研发能力的五大发电巨头一直被排除在核电控股业主俱乐部之外,唯一取得突破的中电投,如今也处在弱势地位。

  到2020年,中电投计划建成核电机组1400万千瓦,在建核电机组1000万千瓦,实现中电投“核电三分天下有其一”。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

  潜规则

  近年来,中电投核电发展不及预期,缺乏核电研发设计力量是重要因素。在核电业界,有一条潜规则:如果一个公司没有核电设计院,其核电建设和运营能力都会受到质疑。

  潜规则来源于环保部国家核安全局的一份文件。该文件规定,“核电总承包能力需要与设计能力挂钩”,即核电站的总包方必须同时拥有核电设计院。这一概念此后逐步演化,成为“核电设计能力=核电总承包能力=核电运营能力”。

  五大发电集团一直被排除在核电运营商之外,正源于此。即便是中电投突出重围,取得了核电运营牌照,但也因没有设计院,在竞争中处于劣势。

  这条潜规则一直为“五大”常规发电企业诟病。中电投核电有限公司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欧美核电强国的体制是设计院与设备厂商捆绑,构成核蒸汽系统供应商(NSSS),典型代表有美国西屋电气、法国阿海珐集团和日本东芝、日立和三菱;核电站业主则独立于NSSS,主要负责电站的投资和运营。

  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常规电站的管理运营与核电有一定的关联性和继承性,缺乏核电设计能力的常规发电企业在建立了核电运营管理能力之后,也可以运营核电站。

  欧美日等国的大型能源企业,均是聚焦于核电站运营和维护能力的培养,而非设计能力。

  一位曾在国家核安全局任职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核电企业集设计、工程管理和运营为一体并不合理,“大而全”反而会降低效率。拥有核电运营资质的中核集团和中广核,又拥有设计院和工程公司,是典型的“大而全”垂直一体化企业。

  “大而全”模式,起源于前苏联的核工业体制,现在为俄罗斯所继承。俄罗斯原子能公司(ROSATOM)集核电设计、建设、运营、设备供应、燃料循环和后处理等核电产业链各环节于一体,垄断俄罗斯核电市场。

  这种脱胎于计划经济的模式,有利于“集中力量办大事”。在“后福岛时代”,俄罗斯原子能公司在世界核电市场上攻城略地,收获颇丰,与其国内核电力量统一有很大关系。

  中国的核电体制沿袭于前苏联,因此和俄罗斯“大而全”模式类似。不过,在中国的核电市场上,存在两个“大而全”的寡头核企,通过这种模式形成利益封闭循环。

  例如,中核集团的项目肯定不会使用中广核的技术,即便中广核的技术更具竞争力;中广核也绝不会将项目的总承包权授予中核集团,即便中核集团给出的报价更低。

  在中国特殊的市场体制下,核电设计院的重要性还直接体现在企业竞争上。没有核电设计院的企业将会“受制于人”,竞争对手可以通过抬高设计费、增加项目成本等方式,削弱其市场竞争力。

  这种模式,既不能像俄罗斯独家垄断那样“集中力量办大事”,也不能发挥市场优势,反而造成市场效率降低和项目进度滞后。

  但中国核电监管当局似乎相信,只有“大而全”的企业才能保障核电的安全运营。

  国家核安全局一位人士称,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一条潜规则,是因为五大发电集团虽然经营电力行业多年,但在核电方面经验相对匮乏,“限制它们进入核电领域,是出于安全考虑,特别是福岛核事故之后,安全意识更加强化”。

  不过,一些业内人士反对此说。“汽车驾驶员没有必要完全了解汽车的制造和设计过程,航空公司也没有必要熟知飞机是怎么造出来的。”华能核电有限公司原总经理王迎苏以汽车和航空业做参照,称“核电站是同样的道理”。

  在很多常规发电集团人士看来,核电站的投资运营商需要做的是,筹措资金投资核电站,并培养核电操纵员运营核电站,这些都和核电设计院无关,更不会妨害核电站的运行安全。

  尽管异议不断,但中国还是让“大而全”成了核电企业的标配。

  成立于1994年的中广核,也曾因缺乏设计力量,而在与中核集团的竞争中长期处于绝对劣势。为补齐短板,2000年之后,中广核从核动力院引入技术骨干,成立深圳中广核设计有限公司,加之大亚湾核电基地运转成熟,中广核才终于站稳脚跟。

  战略受阻

  现在,中电投正重蹈昔日中广核的覆辙。

  缺乏核电设计能力,已经成为中电投投资核电的“先天不足”。不仅核电建设和运营能力受到质疑,部分已经掌握的宝贵核电厂址资源,也只能拱手让人。

  典型案例,是已有两台机组投运的辽宁红沿河核电站。该电站厂址原属中电投所有,但因当时中电投没有核电建造和运营经验,也未获得核电运营牌照,中电投无法单独运营核电站。

  最后,在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的主持下,中广核介入红沿河核电站,经过多轮激烈讨价还价之后,中电投、中广核各持有45%的股份,其余10%由大连建设投资集团持有,三方共同开发红沿河核电站。

  彼时还约定,红沿河核电站采用“轮流坐庄”的形式:一期项目由中广核主导,中电投全面参与;二期项目由中电投主导,中广核全面参与。

  目前,红沿河一期工程四台机组中两台竣工、两台在建,二期工程两台机组开工在即,且二期项目将采用总承包的方式,彻底委托给中广核工程公司建设。

  广西白龙核电项目,亦面临类似尴尬。中电投防城港白龙项目启动于2003年,中广核防城港红沙项目启动于2008年,但因后者是传统核电企业,主管部门认为其核电经验丰富,红沙项目竟先行获批,其一号机组将于明年投产。但白龙项目则延宕多年,就在准备工作即将到位之际,防城港市人大一纸决议,让该项目平添变数。

  在这份决议中,防城港人大认为,出于保护旅游资源考虑,且防城港市已经有红沙项目在建,不应该再建设第二座核电站,因此“市人民政府要顺应民意,顺势而为,请求上级解除白龙核电站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争取自治区人大对江山半岛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进行立法”。

  此外,2012年中国核电重启建设之后,中核集团田湾核电站和中广核阳江核电站先后有新机组开工,但中电投至今无一项目开工。

  不止中电投,其他四大常规发电集团也面临同样的情况。

  海南昌江核电厂址和福建宁德核电厂址,分别由中国华能集团和大唐集团开发,但这两大发电集团都不具备核电运营资质。为了让项目顺利上马,两大发电集团选择与中核和中广核进行合作,现在这两个项目分别被中核和中广核控股。

  中电投之所以在2007年能够一举突围,获得国内第三张核电运营牌照,也有一定的历史缘由。

  2002年中国电力体制改革之初,原国家电力公司的发电资产一拆为五,成立了五大发电集团。中电投继承了原国家电力公司的所有核电资产和前期项目,确立了“水、火、核”并举的发展战略。

  2005年核电低谷期之时,中电投高管作出战略判断,未来核电一定是中国不可或缺的能源形式,内陆经济发展也将面临能源短缺。

  故此,中电投在国内涉核企业中,率先在内陆地区进行选址,现在广为人知的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江西彭泽等大部分内陆核电厂址,多是中电投首先开发。此后为平衡三大核电运营商在内陆的布局,中电投让出了桃花江和咸宁两厂址。

  2007年,中电投突破中核与中广核的双寡头垄断,获得令其他发电集团羡慕不已的核电运营牌照。此后,因缺乏核电设计能力,中电投长期处于中核集团与中广核的阴影下,核电领域的发展并未像想象中那般顺利。

  接下来的福岛核事故,AP1000工期延宕,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让中电投核电雄心不断受挫。至今,中电投仅有辽宁红沿河与山东海阳两大项目启动。

  中电投核电公司一位人士表示,中电投在常规电站领域拥有雄厚实力,而且已在核电中下游运营产业链上进行了深度布局,但可能只有等到山东海阳核电站一号机组并网发电并顺利运营一段时间后,监管者和业界才能真正相信中电投在核电领域的实力。

  雄心未泯

  尽管在核电行业的处境并不理想,但中电投还是令其他常规发电央企羡慕不已。

  中电投核电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负责人表示,核电是中电投的战略选项,而常规电领域的深厚积累有益于中电投在核电领域的拓展。

  在获得核电运营牌照之前,中电投的核电布局早已启动。该公司旗下一些已在常规电站行业有丰富经验的子公司,现正在进行针对核电的培训和改造。这些公司集中于核电产业链的中下游,在该领域,核电与常规电源原理相通,五大发电集团电力运营维护经验丰富,可与传统核企抗衡。

  例如,中电投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中电工程),在常规电站工程总包方面经验丰富。从红沿河项目开始,中电工程就开始逐步介入核电业务。红沿河一期工程中,中电工程员工以劳务派遣方式参与了工程管理工作;此后,在海阳核电项目中,中电工程负责一期常规岛及BOP建设、安装委托管理工作,在二期项目中将接手常规岛及BOP建安总承包及核岛监理工作。

  在中电投拟建的广西白龙和江西彭泽核电项目中,中电工程除全面负责常规岛总包工作外,还将介入核岛领域。

  目前,国内仅有中核工程公司、中广核工程公司和国核工程公司三家工程企业拥有核岛工程总包资质。从红沿河到彭泽,从常规岛到核岛,中电工程逐步进入核电总包的核心领域。其目标非常明确:拿下第四块核岛工程总包资质。

  中电投在常规电站领域的另一王牌——负责设备采购的成套公司,亦在谋求核电领域的话语权。该公司在常规电站领域拥有丰富的工程招标和设备采购经验,由于常规电站和核电的设备厂商基本相同,均为中国三大动力设备集团,成套公司的人脉和资源优势亦可运用于核电领域,设备采购成为常规发电企业进军核电的优势之一。

  中电工程和成套公司进军核电的路径,将为中电投旗下其他实力雄厚的常规电站公司复制。在核电运行和维护方面,中电国际(02380.HK)的子公司中电检修公司,在常规电站检修方面实力雄厚,这家子公司也参加了大亚湾和田湾等核电站常规岛的大修工作。在此基础上,中电国际和中电投核电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了中电华元公司,目标是从事核岛检修任务。目前,中电华元在山东海阳项目上配合业主进行核岛大修的准备工作,并且已在秦山等核电站进行岗位实习工作。

  将核电确立为战略选项后,中电投开始组建核电“正规军”。现在该公司的核电从业人员约2700名,共有三类人才来源:一是从中核和中广核等核企引入人才约500人;二是常规电转核电约800人;三是高校毕业生约1400人。

  在核电前、后端上,中电投亦布下重兵。现在中国的核燃料制造与后处理为中核集团垄断,但前后端民用方面的市场化趋势已经显露。中电投正在研究参与建设核燃料厂的可能性。此外,中电投在几内亚购买的矿产,周边有丰富的铀矿可供开采,天然铀贸易也是中电投的战略选项之一。

  从进入核电之初,中电投就已经对中低放废物的处理工作进行布局。中电投旗下的中电远达(600292.SH),在国内电力环保领域久负盛名,核电环保亦是其重要业务领域。海阳项目开工后,中电投又成立了山东核环保公司,现在该公司规划在山东地区建立一座中低排放废物处置厂。

  在具体项目上,确保海阳和红沿河核电的顺利建设和运营,依然是中电投核电公司近期工作的重点。广西白龙、江西彭泽、吉林靖宇和广东廉江,是中电投重点推进的四大拟建项目。由于中国近期仍将以建设沿海核电为主,因此中电投在江苏、浙江、福建、河北和广东等沿海省份也加大了选址力度。

  而关键的核电研发设计能力,对于中电投而言,最为现实与快捷的途径就是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进行合并重组,后者是AP1000三代核电技术受让方和国产三代核电技术CAP1400的研发方,拥有较强的核电设计研发能力。合并后双方可价值互补、各取所需,新公司将集核电研发、工程建设、运营管理能力于一身,真正成为与中核、中广核分庭抗礼的第三极。

  从今年初开始,双方已经就合并重组事宜进行了商谈,但目前并未有结果产生。